向阳花木

暖暖繁花

       “你好,你的热可可,”正在神游的程阳被这个好听的声音带了回来,正好看到穿服务生制服的帅气男生弯着腰放他点的东西,微笑着说了声谢谢,看着男生回到吧台才将目光收回,端起可可将屏幕已经暗下去的笔记本打开,看着上面空白的文档页面,他又开始发愁了,哎,都怪自己一时冲动,和别人玩什么游戏打什么赌,现在让他一个纯直男写一篇10万字以上的bl小说,这不是要玩儿他呢么,想他一个老实宅男,活了快24年,既没有bl的经历身边也并没有个可以bl参照,仅有的知识都是这这几天粉丝推荐和网上补的,有些看的他这个男生是无比脸红尴尬,但是自作孽不可活,看着微博下面一个个笑着等他大作的损友和粉丝,真是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啊。
        在家窝了几天之后,感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终于走出家门面对世界也找找灵感,到周边的购物商城去晃悠了一圈想找现实中的cp看看样子,可惜工作日外面人并不多,而且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雷达慧眼,所以逛个街除了走的路比平常多了点也没什么收获了。
        心思转回来,又看了眼吧台做饮品的男生,这会店里没几个客人,午后安闲加上店里舒缓的钢琴乐曲,整个店里都有种安谧的气氛,让他原本就帅气的脸看着也更加柔和赏心悦目了,真符合他的男主角啊,这样的男生还真是只看脸就能为他弯啊。在电脑上敲了几行字依然不是很满意写写删删的,最终也没个好的开头,又郁闷了。
        好吧,反正今天出来也呼吸了新鲜空气,还发现了一个好店和一个长这么好看的帅哥,不亏不亏,在心里这么自我安慰着,吃完了蛋糕,喝光了可可,干脆打开游戏,想那么多干嘛呀,船到桥头自然直了,开玩。键盘上敲得霹雳啪啦,沉浸在游戏中的程阳,并没有注意到,他之前所关注的地方此刻投向他注视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 一下午聚精会神的努力奋战,卡了两天的副本终于过去了,程阳心里一个激动握拳叫了一声。喊完才反应过来可不是在家里,赶紧悄悄四下瞄了一眼,还好店里已经没客人了,吁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,结果就听到前面扑哧传来一声笑,明显是没憋住,这位置明显就是吧台那边吧,程阳脸腾一下就红透了,怎么就偏被他给看到了呀,我的男主角,我的形象啊,呜呜呜。做好心里工作抬头一看,那那帅哥正拿着手机在看呢,嘴角还带着淡笑,看样子应该是在看笑话或者在跟人聊天呢吧哈哈,原来不是在笑我啊,这下子程阳总算是放下心了。
        肚子咕咕叫,电脑也电量告警了,虽然这边待的很舒服,也是要吃饭回家的,程阳收拾好动西,到吧台付好钱,听帅哥带着温柔的笑说着欢迎下次光临,也忍不住感慨,长得好真有优势啊,这下次肯定得来啊,这张脸得迷惑多少小姑娘啊,老板雇这么个员工真是太聪明了。他这些感慨小心思当然里面的老板是不知道的。莫轩默默看着他走了出去,带的门口的风铃叮铃作响,慢悠悠地走进了对面的小区。歪歪头慢慢的笑了笑,真没想到这么巧啊,看样子你已经完全忘记了我呢,真不公平啊,我可是记了你四年呢,想起下午时常定在他身上的目光,又以为被被人发现小动作莫名脸红的样子,和记忆里那个莫名就来带着故作英勇闯入他世界的印象那么一致。下意识地抚了抚腕间的手链,莫轩轻语道:“好久不见,这次,我会让你好好记住我的,程阳”。

花开缓缓归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秀秀,你知道我的情况,现在真的不行”。挂了电话,面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说出拒绝的话,是件艰难事,但是莫清别无选择。
      一个月前H市突发某种地域性疫症,蚊虫叮咬传播,不过可能因为环境保持的不错,总之也并没有多少人被感染,所以并没有被人放在心上。弟弟莫宇终于收到本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高兴之余和几个朋友去周边旅游,当天晚上还和他视频聊天兴奋的说之后的行程如何,没想到几天之后,莫清却是莫宇感染隔离的消息。
        放在平常只是普通的蚊虫叮咬,如今却成了带来绝望的源头,现在任然昏迷当中,近一个月时间他几乎把医院当成了家,天天守着照顾,但是奇异的却是到现在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,医生说之前说过这个症状说不定是好事,从病毒的潜伏期之后进入发病期开始,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,而且现在世界上也并没有完全针对性的疫苗,只能是以应对的方式治疗,虽然治愈率率近年来也在半数以上了,但是依然有一部分人被带走生命,莫宇从感染四天左右进入发病期,连续高烧两天之后突然昏迷开始,并没有特别的症状,现在全市疫情都已经被控制住,莫宇的病情经过两个多星期的治疗,身体状况也越来越趋于稳定,但是依然没有醒来,莫清看着自己弟弟越来越清瘦的脸,心里默默祈求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平安无事。